Zero

溺亡于梦境之人。

几个小时前才知道,LinkinPark主唱Chester Benningto于家中自杀,从此生命的轮牌停滞在四十一这个数字上。

做别人希望你做的人,或许是因为这种原因与念头,我自己也在长期的沉默之中变成了一个number,『好的』,『是』,『可以』。像我这种卑微到尘埃里的人,怎么会有选择的权利呢。从某种意义上,Chester的声音于我,是一种无声的,血淋淋的救赎。
我不知道Chester是否是在深夜中一遍一遍的独自舔舐伤口,任由无边漆黑的绝望和疲惫将自己包裹溺亡。他用自己的声音撕裂了那么多人眉目间厚重的阴翳,然而,英雄终是敌不过流言。最终鼓励无数人走出困境的Chester Bennington还是没有跨越自我心中那道鸿沟,在金属和摇滚间留下无法填补的巨大空白。

告诉我,一颗因缺氧而窒息,被深埋在六英尺之下的心,还会不会痛苦的搏动?

现在想来,In the end是否早已预示了Chester最后饮恨自戕的结局?似乎每一个摇滚巨星都在无休止的燃烧自己的青春,照亮另一群迷茫而可笑的人的瞳孔。可是到底会不会有人真的想去了解他们内心的绝望和悲伤?诚然,在这个黑白交织的世界,我们都只是一个Number罢了。

我永远欠你一张演唱会门票。

不忍看英雄迟暮残喘,却也不愿接受他以这种方式为自己收场。
愿离开的你不再痛苦彷徨。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