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溺亡于梦境之人。

X MEN冰火『BobbyxJohn』

#XMEN冰火#
#奇怪的脑洞#
#ooc注意#
如果有人敢欺负你,我定在他们面前撕去童话般的伪装。
【Bobby Darke?umm……我觉得他是个很腼腆的男生,高中几年我都没跟他说过一句话。】
【Darke?在我记忆里他一直是个沉默的人啊。】
【Oh Bobby!Of course,我当然记得他。跟他同学的那几年,班里有两个女生向他告白,但是都没有结果,不知道是被他回绝了还是怎么着。】
【Bobby Darke?让我想想……Wait,Wait!我想起来了!当时班里所有妹子在票选【温柔男孩】的时候他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在前三里呢!理由是他总是和John在一起,对,就是那个会控制火的小子。他人缘不好,一半是因为性格原因,而另一半则是因为他的超能力。大家都怕他。就因为这个,妹子们坚持说Bobby是个善良又温柔的男人。】
【umm……是那个金色头发的Bobby吗?哦那就对了,以前班里的男孩们打架的时候他从不参与,他总是在看书,要么就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因为这个他还被叫过懦夫。不,他没报复,我从来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
腼腆,沉默,温柔,胆小。
这是我在大多数高中同学心里留下的印象。
他们概括的很对,但是又不全对。
高中时我早已发现自己与别人的不同之处,我每天都担心自己的能力会忽然暴走,所以从不敢与人发生争执,也不敢和别人打闹。我担心会伤到他们。
John是我唯一的挚友,他也是超能力者。与我不同的是,John不像我一样遮遮掩掩,他天生性格张扬,不得不说,这一点跟他的能力挺相符的。我向往更加平静的生活,但John喜欢冒险,他经常向别人展示自己的能力,希望以此得到别人的注意。
他是个孤独的小孩子。
有时候他会和那些嘲笑他【杂种】【怪胎】的人打一架,输赢不定。我曾劝过他低调些,他却不顾脸上的淤青朝我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我才不学你!被别人骂了也不知道!就跟骗小孩的童话一样傻!〗『只要能骗住你这个小屁孩不就行了?』我笑他。
直到有一天,我约John来我家玩,我妈妈很喜欢他。我注意到在妈妈摸他脸的时候John笑的很腼腆,他揉了揉鼻子,脸还有点红。我和妈妈说好让John来家里住几天,她比我想的还要热情,反正她要和老爹一起出趟远门。约定的时间是第二天晚上六点,但John比约定的时间要晚到了三个多小时。当他红着眼眶到我家的时候我妈已经出门了。John的脸上有好几处伤,左臂上甚至有一条很长的刀痕。
『你又去和别人打架了?』看到他这样我很心疼,但口气中还是带着责备。『我跟你说过吧?别总是这样,会伤到自己的!』
John的眼睛红的像是要滴血,我抓住他的右手说:『先进来,我帮你上点药。』John一把甩开了我,冲我大吼:〖谁要上你的药啊?!你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才和他们打的吗?那群人说你是个没用的废物,不敢和女孩儿说话的畜生!我讨厌他们那么说你啊……〗呜咽抽泣的声音渐渐盖过了焦躁的吼声,大颗大颗的眼泪从他澄澈的眼睛里落下来。
我怔了怔,被甩来的手凝在半空中。我从未想过John会因为我的事和别人争执打架。愧疚和自责占据了我的内心。我轻轻上前拥住了他不断颤抖的身子,那时我比他要高一个头。我让他把脸靠在我的肩膀上,轻声对他说:『……抱歉,John。我不应该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就指责你,原谅我好吗?我绝对不会再这样了,我向你保证,真的。』John在我的怀里挣扎了一阵,用力咬向了我的肩膀。我皱了皱眉头,轻轻拍抚他的背,肩头渐渐渗出血丝。过了很久他才松口,眼睛还是很红,带着几分气哼哼的神情看着我。我拉起他的手把他带回屋里,帮他调好水温。过了很久John才从浴室里出来,穿着我的睡衣。
我们面对面坐在地板上,John一脸爱理不理的神情把手递给我让我上药,另一只手抓起果盘里的苹果咬了一大口。『话说回来,John……』〖啊?〗『……跟你打架的那群人……是谁?』他警觉的放下苹果看着我:〖你该不会是要去报复他们吧?〗没等我回答他就拼命摇起头来:〖不要,我不会说的!〗『好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不打架。我只是想问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连你都没打过?』〖我才不是没打过,只是他们人多而已,还抢了我的打火机。〗John气鼓鼓的申辩。〖算啦,跟你说好了,反正你也不打架。就是隔壁高中收保护费的那群人,啧……真是烦死了……〗
后来他说了些什么我就没听清了,我想起听班里人说过的一件事:每
天晚上那伙人都会去市区的酒吧。
把John哄到床上睡下以后,我披起外套,伸手拦了一辆车。【去哪?】『酒吧。』司机一脸狐疑的看着我:【……你看起来像是个高中生,去酒吧干什么?】我露出和平常一样的笑容:『只是去找人。』
我确实是去找人。
那个司机没多问,到了酒吧后关照了我两句类似【小小年纪不要喝酒的话】,我微笑着点头。
我在酒吧里坐到将近凌晨一点才看到他们。醉醺醺的从酒吧的大门进来,没多想就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想这可能是他们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哈哈哈今天那个小子你们还记得吗?】【噗,不就是那个被我扎了一刀的杂种吗?】我握紧酒杯的手骨节发白。【真没想过他那么能打,当时就应该把他招安的。】【扯淡吧你,你把人家伤成那样还想着要收小弟。当时要不是我抢了他的打火机,你怎么打得过他?】『有兴趣跟我出去聊聊吗?』我把酒杯放在桌上。【啊?我靠你谁啊?】其中一人用醉眼朦胧的眼睛盯着我。『先出来再说吧。』我起身离开酒吧。听到身后的响声,我知道他们跟上来了。
【你,你不就是那个Bobby Darke?Hey你知道吗?今天那个杂种为了你跟我们打了一架呢哈哈哈哈哈哈……】昏暗的小巷里,只有两盏路灯照亮了我的脸。我已经勘察过了,这条残败的小巷过不了多久要拆除,所以连监控也没有。『知道吗,你的眼睛挺好看的。』我保持微笑。
【……什,什么?】未等他们作出反应,我凝出冰晶击碎头顶的灯泡,旋即扼住他的脖子,修长的食指和中指挖出他的右眼。
松绿色的瞳孔。
我不顾跪在地上凄厉惨叫的人,仍旧微笑着看着手中鲜血淋漓的球体:『但是挖出来以后就没我想象的那么美了啊……』【你这个畜生怎么敢……!】另一个人冲我嘶吼。但很快他的嗓子就像被棉花堵住了一样,什么也喊不出来。
他看见我收起温和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从未有过的冰冷眼神。两手处冰晶凝结:『……你们要怎么赔偿我呢?』我走近几步:『John的事,你们要怎么补偿呢?』我的右手抓住一个人的脸,冰晶瞬间覆盖了他的面部。一个棕色头发的人终于醒悟过我在说什么,嘴唇哆嗦的申辩:【那……那只是个意外!我们只是在一起说了两句他就突然扑过来……】
『……意外?』我一拳击中他的小腹,『那一刀也是意外?!』他痛的说不出话,这时一个人用刀划伤了我的脸。我毫不犹豫的转身抓住他的手臂,肘击他的背部。我隐约听见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我看着他们:『……我知道不只是你们这么做了。』我蹲下身用那把刀拍着他的脸:『你们不会死,但我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记住今夜。以后你们再找John茬的时候,记好了你不仅仅是与一个变种人为敌。』
随后我起身走出巷外,随手将小刀和眼球扔下。
走出小巷时我看了看表,已经三点了,时间比我想的要慢啊。于是我顺便去超市买了纸巾和牛奶。我没把右手露出口袋,因为那上面全是血。
到家时John还迷迷糊糊的没睡醒,不过这样更好。我蹑手蹑脚的溜进浴室,把身上的血迹洗掉,顺便把衣服丢进洗衣机。随后我去了John的房间,在他额上印下一吻,把他拥进怀里。
〖你你你你你这家伙为什么在我床上!〗过了很久才睡醒的John看见我瞬间炸毛了。『嗯?我一直在的啊。』我继续抱着他。〖你你你松手!又不是小孩子!〗他拼命扯着我的头发。『疼!疼啊John!!!我错了我松手还不行吗!!!』
END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