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溺亡于梦境之人。

二十四个比利·阿瑟

我真是受够了那两位女士。
我有许多事情要思考处理,而她们却三番五次的要求见我。我想我英国绅士的优秀品质就要在她们身上耗光了。
『亚伦已经和你们解释过了。』我皱着眉头,两手紧握,坐直身子看着她们。【我们认为你需要帮助……】
『女士们,我不需要帮助。丹尼和戴维或许需要帮助,但是这不关我的事。』我一字一顿的说出最后一句话。
我没有说谎,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比利活下去。对付这么多人,我一个人的理性足矣。其他人常说我冷酷,里根有时还说我自大,但是我有令自己自大的资本。而且,我不认为那些软弱的感情用事的人,能在这个世界以王者的站姿活下去。我讨厌为区区小事动情妥协。阿瑟从来不畏惧触犯他人。
我不屑于以蝼蚁般跪着行走的姿态活下去。
那两个女士没有放弃,甚至给比利找来了律师。那个律师坚持说里根强奸,绑架了四名妇女。
我的声音变得非常冷酷:『里根没有强奸过任何人,我和他谈过这件事。他的确抢劫过,因为他担心无法支付账单。他承认自己十月份抢劫过三名妇女,但否认与八月份那桩妇女案或性暴力犯罪有关。』
律师和那位女士又说了些苍白无力的话,我一一作答。
律师的眉头凝结出大颗大颗的汗珠。他用手帕将额头擦干:【谁会相信这种事?】
我看着他,对方的瞳孔中已经显现出强烈的慌乱,他在故作镇定。我笑了:『我说过,里根和其他人一样,都不会说谎。我们一直被人称作骗子,因此不说假话就成了我们的信条……』我的身体微微前倾,与他对视:『我们从不在意别人是否相信。』
可以看出他更紧张了,不住的用手帕擦拭着额头。【可是你们也不是每次都主动说出真相呀!】名叫朱迪的女士打破了僵局。律师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不说出真相就是说谎。】
『你这话是想糊弄谁?』我重又坐正身子,丝毫不打算掩饰自己的狂妄:『作为律师,你们很清楚这个规定,如果无人发问,当事人无需自动提供情况,律师有责任告诉他的当事人保持沉默;除非是对自己有利的证词,才有必要进一步说明。你向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直接提问,大家肯定会诚实回答,或者保持沉默。当然,事实可能会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况且……』我直视他的瞳孔:『英语本来就是含混不清的,更别说是在和你们这些美国人交谈。』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我一定以最大限度的理智奉陪。』我靠在靠背上似笑非笑的睥睨一切。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