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溺亡于梦境之人。

冰火·玻璃渣

Bobby Darke死了。
死在或许是最后一次与人类的战斗中。
他孤身一人冲进人类的总部,杀死目标后被来迟一步的哨兵碾碎。
尸体成冰。
什么都没有剩下。
得知这个消息的John Allerdyce愣了愣,努力假装出无所谓的表情:〖瞧瞧,就算是死他也是个乖孩子。完美的完成了任务,还免掉了让你们收拾尸体的活。〗他抬头看向头顶的天空,澄澈的像某个人的瞳孔,却失了几分温柔和凝重。阳光明媚到刺眼,甚至让人有些想要流泪。
……但是他忘了要让自己回来啊……
喉间哽咽,剩下的半句话在脑内盘旋,却说不出来。
不是因为难为情,而是因为疼痛。
John一直以为心疼只是小女生的矫情。
但此刻的他的心却疼到无法呼吸。
他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捏住,指尖探进骨肉。
刻骨铭心。
永不忘记。
他清楚的感到在自己的心脏里有什么东西碎了。
碎的毫不留情。
……去你的太阳。
……去你的Bobby。
他拖着脚步在走廊里游荡。
professor原本将收拾Bobby东西——没人想把它们叫做『遗物』——的任务交给别人,但是John说:〖算了吧,我是他的室友,这样也方便。〗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两个早就不住在一起了。
但是没人想要拆穿他的话。
握住门把掌心发力,瞳孔因不适应屋中黑暗微微收缩。
屋中的一切都和他记忆中的一样。
Bobby的书橱。
Bobby的书桌。
Bobby桌上他和他的合影。
Bobby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资料。
Bobby挂在一边的外套。
Bobby的衣柜。
Bobby的床。
Bobby床头的便签。
Bobby生日时收到的自己做的粗糙的贺卡。
那是他最后一个生日。
眼泪模糊了视线,最后出现在自己视野里的是Bobby房间里的另一张空床。
自从他搬出去后,Bobby再也没有过室友。
苦咸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下,他跪了下来。
伏在Bobby的床边,眼泪把床单染湿一片。
但是再也不会有人把他揽进怀里,轻拍他的背,在他耳边说着『别哭,我在。』。
再也不会有人在他生病时寸步不离。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爱Bobby爱的发疯。
他想念他微凉的手心,那双手曾经紧握着自己的十指。
他想念他的吻。
他想念他夜间平稳的呼吸。
他想念他为自己做的一切。
John抬起头,看见了Bobby的日记。没有过多的犹豫,他把日记打开。
里面全是Bobby对他说的话。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不是IceMan,你也不是Pyor,我们会好好的吧。』
『我是个懦夫,对吧。』
『John。』
『无论是什么样子的你,我都喜欢。』
『即使你恨我。』
『我不会让你流泪。』
『我爱你。』
眼泪在笔记本上晕开深蓝的墨迹,晕开那句『我爱你。』。
……该死的……骗子……
你说了不会让我哭的……
可是那些话你根本不跟我说……
我根本没有恨过你……
他颤抖着把日记本抱在怀里,像是想抱住Bobby冰冷的尸体。
他想抱住Bobby碎掉的心。
John退出了Bobby的房间。
他什么都没扔。
他去跟教授申请搬到Bobby的房间。
晚上,John躺在Bobby的床上,床的另一边放着Bobby的衬衫和笔记本。
他翻了个身,把脸埋进Bobby的衣服里。
〖……晚安Bobby。〗
〖我也爱你。〗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