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溺亡于梦境之人。

闲来无事的脑洞·黑化的Bobby

Some legends are told
Some turn to dust or to gold
What will you be?
黑暗。
这里是哪?
我用力甩了甩头,脚下像是一片空白的水域,水面因我的呼吸声而出现细小的涟漪。
【烧死他!这个怪胎!】
谁?我?
下意识随着声音回身,却只看到一个站在不远处的男孩。他的眼中满是无助的眼泪。很奇怪,我对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我活动了一下喉结,僵硬的走向他,将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我的视线被一片光明占据,花费了几秒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明,我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黑压压的人群呼喊着:
【让他活着对我们是个威胁!】
【烧死这个杂种!】
我忽然想起什么,立刻回头,发现自己与那个男孩并肩。我想示意那些疯子离我们远些。
但是我的手臂穿过了人群。
人群围得越来越近,不知是谁挥舞着棒球棒冲过来。我下意识得挡在男孩身前,真奇怪,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明知道自己挡不住的。
但是棒球棒狠狠敲在我伸出的左臂上。混乱的思绪和疼痛不允许我想太多,简单的环顾四周,我发现自己站在男孩刚才站的位置。另一棒打在我的头上,突如其来的眩晕迫使我蹲下。
他呢?
【无关人士都后退!】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挥着自己的手臂。
【Bobby Drake,现在跪下举起你的手!】
Bobby Drake?
他在叫我?还是刚才那个男孩?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
我和他是一体的。
【我再重申一遍:跪下!】
跪下?
我?
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不顾颅骨和左臂传来的阵阵疼痛,我直起身子,放开扶着门框的手。
指尖渐渐冰冷,我看着自己的手,上面正凝聚出层层冰晶。
我再次微笑抬头,双手微微上举。
【跪下!】
对方的声音已明显有些发抖。
冰晶自脚下蔓延,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惊叫,人群纷纷让开。
我顺着冰晶铺成的道路前进,直接走到男人面前。〖……你让我跪下?〗左手捏住他的下巴,微笑着凝视对方慌乱的双眼。瞳孔猛的收缩,右手发力飞起一拳击中对方左脸。在他倒下之前捏住他的肩膀猛的向下按压:〖……给我跪下。〗我清楚的听见膝盖骨撞击在柏油路上声音。
猛然听见人群中传出枪响,左手挥起冰晶凝聚挡住子弹。随后转过身扫视更加惊惶的人群。
一个看着似乎要比我小几岁的男孩浑身颤抖,手中那支来复枪也随之掉到地上。
记忆忽然如潮水般上涌,漫过我的头顶,几近令我窒息。我下意识的大喘着气,想要从这回忆的深海中逃离。
那是Bobby的记忆。
平复粗重的呼吸,眉头紧锁望向男孩。
我亲爱的弟弟。
没有杀人的必要。我转过身,人群自动让出一条路。
我向前走着。
漫无目的。
蓦然,我回到了那片黑暗的水面。
我再一次看见了那个男孩。
借着水面,我诧异的发现我与他的面容竟无半分诧异。
他坐在黑暗的角落,眼中满是惊惶。我上前一步,他下意识的后退:『……别过来……』不由分说的抓住对方的肩膀,瞳孔正对他的双眸。
〖从现在开始,我和你是同一个人。〗
〖我和你共用同一具身体。〗
〖同一个名字。〗
〖同一个身份。〗
〖Bobby。〗
〖I've been here forever.〗
〖And my the chosen fruit.〗
〖You could scream forever.〗
然后,我俯身跪下。
双臂环住他颤抖的身子,唇角贴近他的耳廓轻声呢喃。
〖I'm Drake.〗
〖We'll be the new age.〗






碎碎念:
这么久没写了对不起大家……明天我尽量把三十题赶出来……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