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溺亡于梦境之人。

狼冰·Bobby视角【冷月】

夜,穹顶阴沉,孤独的风呼啸着掠过我的耳廓。我缓慢起身从床上坐起,随意披上外套,忽然想起什么,转身望了一眼凌乱的房间,嘴角划过一丝无奈自嘲的笑。
『我』已经『离开』的太久了。
久到我已经找不到他了。
紧了紧外套,我回身大踏步走进浓稠的夜色。
已是深秋,漆黑的群山陷入沉睡。借朦胧的月光,我略微俯身,冰冷的指尖拂过湖面。湖面还未泛起涟漪便被冻结,踏上冰封的湖面,我无声的望着满山的寂寞,群山粗重的呼吸填满我的耳廓。一滴冰冷的雨落在我的脸上,我并不急着将它拭去。回身看着冰凉的满月逐渐在上帝的眼泪中消融,我闭上了眼睛,任凭呼啸的风将带着冷雨的头颅埋进我的颈窝。我向无声的夜幕伸出五指,轻轻划过雨水未完的诗。寂寞的苍穹留下我指尖的影子,冰封的湖面封存我沉默的瞳孔。
一切都变了。
眼眸低垂,皎洁月影下似乎出现了他的身影。
那是假的。我这么告诉自己。
那是他。我听见自己说。
死亡并非终结,只是暂时走出了时间。
他终于可以解脱了。
【……你们这就没有酒吗?】熟悉的声音充斥耳膜,我努力抑制住自己瞳底苦涩的眼泪,嘴角勾起一抹惨白的笑。
我一定是疯了。
【……No.】
我摇了摇头,他走近了一步,嘴角挂着再熟悉不过的笑意。
【不打算告诉我苏打水在哪?】
噗嗤笑出声,紧接着却声音哽咽,冰凉的液体划过脸颊。
【……No.】
如果这是一场梦,请别让我醒来。
我听见自己的祈祷。
他把我揽进怀里,把我的头颅轻轻按进他的颈窝。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双臂颤抖着拥住他的脊背。
【想我了吗?】
【嗯。】
【以为我死了?】
【嗯。】
【你喜欢我。】
【嗯。】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而哽咽。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从你把我身后的士兵杀死的时候开始。
从你把我挡在身后的时候开始。
从你把苏打水递给我的那一刻开始。
从你对我说【We will stand together】的那一刻开始。
我就开始喜欢你了。
我一点一点。
都不后悔。
【我无法自愈了。】
【我知道。】
【我会变老。】
【我知道。】
【你还会喜欢我吗?】
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我能感受到他的微笑,还有他上扬的语气。
【我爱你。】
我爱你。
我在黑暗中跪下祈求,向着那无边的绝望祷告。
我至高无上的主。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请让我在彼岸看到我的爱人。
然后我会微笑着说。
【抱歉,久等了吧。】
【今天没有苏打水。】
我从幻境中醒来,浑身湿透。
我的现实没有他。
我平静的躺在冰面上,冰封的湖开始融化,我的身体慢慢下沉。
冰冷的湖水席卷全身,纷乱的气泡不断撞击我的耳膜。肺部一点点被湖水充斥,我想努力保持清醒,但终究还是闭上了眼睛。
留在我最后视线里的是一轮模糊不清的圆月。
你是我永远触碰不到的月亮。

本来昨天想写个个人向,不知不觉写了狼冰……还有个冰火版的,结局一样,决定过会儿发√ @苏寂-changing 说好的狼冰,好了我要先去填填冰火坑……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