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溺亡于梦境之人。

狼冰·Logan视角

When everything falls apart
your arms hold me together
When everything falls apart
you're the only hope for this heart
When everything falls apart and my strength is goneI find you mighty and strong,
you keep holding on
Logan视角
已经不知是第几次深夜于梦魇中惊醒。天气转冷,但对我没什么干扰。
把最后一根雪茄点燃夹在指间,看着浅白色的带着烟草气息的烟雾逐渐消失在冰冷的空气中。
起身离开房间,尽管几近凌晨,我想我或许还是应该走走。一对情侣从我身边走过,女孩小心翼翼的往手上呵了口气:【……cold.】
这个词似乎刺痛了我的神经,记忆深处,某个人也对我说过这句话。
但是我想不起来她是谁。
【Of course cold.】
鲜血,子弹,谎言。
〖我以为你是月亮,我是狼。〗
〖但是你是那个欺骗我的精灵。〗
残存的记忆碎片涌了上来,我几近溺亡。
〖……可我是真心的。〗
用力甩了甩头,试图摆脱这种窒息的感觉。
不,不对。
还有一个人。
〖这里是学院。〗
〖但是那边的柜子里有苏打水。〗
他嘴里含着冰淇淋,一脸认真的神情。
〖umm……我来这里有几年了。〗
他把勺子放下,勉强扯出一个微笑,两颗虎牙适时的露了出来。
〖事实上……我父母以为这里是大学预科班。〗
他用勺子缓缓搅动着冰淇淋。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把手中的苏打水递过去。
他再自然不过的接过,吹了口气,复又还给了我。
瓶身凝结了一层冰晶。
我望着对方冰蓝澄澈的瞳孔有些出神。或许是因为追忆往事的缘故,清澈的瞳孔上蒙着一层朦胧的雾气。
〖……Logan?〗对方的脸上有几分疑惑,但更多的是掩饰不住的关切。
〖……没什么,Thanks.〗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我收回自己的目光。
他回给我一个有些腼腆的微笑。
〖cold?〗
〖……Of course cold.〗
Bobby Drake.
无意识地念出他的名字,回身向记忆中熟悉学院的方向疾步走去。
我想见他。
多年征战使我的感官逐渐变得无比敏锐。我能听到直升机螺旋桨不断发动带起的风声。山腰处的学院中传来了孩子的尖叫。
我的心脏被压上了一柄重锤。
Bobby。
我猛的撞开学院的门,呼吸粗重,急切的寻找那双熟悉的眼睛。【Stay away from here!】Bobby双手已然凝结出冰晶,他背对着我,将几个孩子护在身后,一如曾经我把他挡在身后一般。猛然间,我注意到他面前漆黑的枪口正欲喷吐火舌。
该死的,臭小子不要命了!
【Don't touch him!】大脑还没有作出评估,身体却早已提前反应。我一个箭步冲上前,左脚急转,把那还未作出反应的小子按进怀里,喉咙对着孩子们发出咆哮:【Run!】
紧接着,我听到了子弹呼啸而出的风声。我能感受到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暴起,与此同时我也清晰的感受到了怀中人的颤抖。忽然,他伸出胳膊搂住了我的脖子。但是我躲开了他的动作。我轻轻握住他冰冷的手指,把它们靠在唇边吻了一下。我靠近他的耳廓低声呢喃:【Stay here.】我把抱着他的双臂又紧了紧,然后闭上了双眼。
真不错啊,我的傻小子。
来吧。
我从未如此的感激过自己的变种能力。子弹纷纷从身上脱落,我松开怀中仍在颤抖的人,钢爪无声生长。回身疾步暴起,钢爪正中士兵咽喉,手腕发力上移,那张写满恐惧的脸瞬时撕裂。血液的铁腥弥漫在空气中,我的脸上满是猩红。其他士兵的眼睛里写满了惊慌,他们颤抖着后退。
【Logan!】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我的左手。Bobby无措而朦胧的眼睛里满是坚定:【够了。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我略微犹豫了一下,放弃了追究。
然后,我回身把他揽进怀里。
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我为什么要写双视角来折磨自己呢……话说今天披Bobby皮被一个Logan撩到了……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