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溺亡于梦境之人。

狼冰·Bobby视角

Sometimes when I close my eyes I pretend I'm alright
But it's never enough
Cause my echo, echo
Is the only voice coming back
My shadow, shadow
Is the only friend that I have
I don't wanna be down and
I just wanna feel alive and
Get to see your face again
Bobby视角
我沉默着看着暗夜的群山,所有的寂静都缄默无声。
我无法否认,我在想一个人。
他的眼睛是沉默的深棕,他的话不算多,他喜欢皱眉,他的身上总是带着烟草的气味。
真奇怪,我一向都反感烟味。
嘴角划过一丝自嘲的笑。
真是……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他已经离开了。
学院大门被强行洞开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一种极其沉重的黑色不安感笼上我的心脏。
学院里勉强称之为X-MEN的只有我一个,其他的都只是无法战斗的孩子。
我清楚无比的看到,胜利女神的天平在上下摇摆数次后,倾向了对面。
上下摇摆的天平啊。
双手凝结出冰晶,身躯也在同时冻结成冰。无论结果如何,我想放手一搏。
凭借意念在身前凝出冰道,冰晶轻微的碰撞声和风声夹杂着灌入耳内。【Run!Now!】我用冰晶强行撞开孩子们的房门,企图带他们离开。这时,所有的玻璃窗悉数破碎,我慌忙转身,面对的是无数漆黑的枪口。一颗子弹没入我的左腿,但我并不感觉到疼,是因为恐惧,亦或是因为绝望?冰化状态解除,鲜血从枪口渗出。我只能用尽全力大喊:【Stay away from here!】
困兽最后的挣扎。
子弹射出的前一秒,我以为世界会在我眼前破碎。
【Don't touch him!】忽然,我被人按进了他坚实的怀抱,背对着枪口。他把我所有的不安和恐惧隔绝在他的身后。
熟悉的烟草的气息。
炽热的眼泪迷乱了我的双眼,我能感受到对方每一次心跳。
我的英雄出现了。
迫切的思念汹涌而出,抑制不住的想要相拥。我颤抖着伸出双手,想搂住对方的颈项。但是他躲开了我的动作,而是松开了一只原本环在我腰际的手,把我的手挡了回去。他复又轻轻握住我的手,把它靠在自己唇边。
【Stay here.】
我听见他在我耳边低声呢喃,粗重的鼻息拂过我的脸侧。我顺从的伏在他的颈窝,闭上了双眼。
我看见胜利女神轻笑着,起身毅然决然将天平拨向我们这一边。
子弹从我的耳侧呼啸而过,我条件反射的睁开眼,似乎抑制不住自己的颤抖,却又缓缓闭上。
James Logan Howlett.
他是我的英雄。
我的英雄在我身边。
我再也不会畏惧。
Logan忽然把我松开,还未等我作出任何反应,他疾步划开了对面一个士兵的颅骨。浓重的血腥味将我拉回现实,【绝对,绝对不能让他继续。】这个念头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听见自己还带着哽咽声的颤抖嗓音:【Logan!】然后,我抓住了他的左手。
Logan深棕的眼睛直视我的瞳孔,我握紧他的手:【够了。这不是最重要的事。】
他稍微犹疑了几秒钟。或许是感到我眼神中那一抹无助,他无视了剩下仓皇出逃的士兵,向我走了一步。
然后,他把我揽进怀里。
原本已经抑制住的眼泪此刻又不受控制的流下,我用颤抖的手臂扣紧他的脖子。
一切都不重要了。


双视角真是折磨人……没事一切都不重要。『你』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