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溺亡于梦境之人。

狼冰·Bobby视角

【……你确定吗,Bobby?】Kitty的脸上写着明显的担忧。【这很危险。】
『我知道,但是我想试试。』略微低头直视对方眼眸,冰蓝的瞳孔里满是坚定。
迫于人类政府的步步紧逼,Professor不得不再次考虑借助Kitty的能力改变历史的方法。但是在计划实施前一天,政府对学院发起了突袭。一部分原本具备计划条件的人受伤暂时失去战斗能力,而剩下的那部分人则要留下来以保护学院的安全。Porfessor不得不在伤势较轻的学生里寻找合适的人选。
然后他们选中了我。
在我离开之前,Logan曾来看过我,他似乎是想要开口,但是他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左手缠着绷带躺在石台上,闭上了眼睛。
我听见Kitty短暂的叹息声,然后她将自己的双手轻轻按压在我的太阳穴上。霎时间,从颅骨传出的疼痛几近将我撕裂,我的头颅似乎过不了几秒就会完全发涨裂开。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自己像是被人塞进了黏稠冰冷的泥沼,透骨的寒冷几近剥夺了我心跳的权利。不,我不会感到寒冷。我是Iceman。我努力想保持自己意识的清醒。
但是我很快就发现这种感觉与其说是寒冷,更不如说是绝望。
深刻而刺骨的黑色绝望。
像是沼泽底部生长的荆棘,以难以想象的贪婪将误入歧途者吞噬,只剩下一串转瞬即逝的泡沫。
我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不知是什么时刻的阳光将我唤醒,我不得不用左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以躲避这刺眼的阳光。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左手上的纱布已经湿透,透出一种诡谲妖冶的猩红。不,不对,我现在应该在这个时间段『我』的身体里,这具身体的左手不应该有伤。一张纸条从我的夹克口袋里掉了出来,我把它捡了起来,缓缓展开:『因为『你』并不存于这个时代,所以Professor和Hank设法给你制造了一个实体,你一共有十二个小时。好运,Bobby。』整洁的字体看着像是出自Kitty的手。下面接上一句:『你需要去找Logan。当然,这个时代的他是个孩子。』
将纸条塞进口袋里,左手完全无法发力,只能勉强靠右手支撑起自己的身子。我试图站起,右手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额角。啧……果然流血了。我勉强直起身,一瘸一拐的寻找自己的目标。
隐约看到一座山庄,我停下脚步努力思索着Logan曾对自己陈述的星星点点记忆碎片。
权当赌一把吧。
抱着这样一种心态,我拖着这具该死的身体走向它。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从山庄的背面绕了过去。透过窗户,我看到略显空荡荡的房间里那张大床上窝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孩。
……Logan?我向前走了一步,不慎碰翻了窗边的花盆。巨大的声响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警觉的翻过身,赤脚走了下来:【……Who's there?!】……God,这种地方绝对藏不住吧……我以为上帝会给我几秒钟踌躇的时间,但是下一秒我就发现:原本我以为是墙面的部分上有一扇门,而那扇门的门口站着一脸错愕的小Logan。更糟糕的我听见了他房门外的女人声音:【James,有什么东西吗?】
真该死……在我还没有想出该怎么应付时,他抓住了我的手腕:【进来。】『呃?』不等我回应他什么,他用力在我胸前一击,猛然间失去平衡的我被缠绕在床脚的一块布料绊了一下,仰面栽到了床上。
『嘶……』布料摩擦伤口带来的沉重钝击痛感是我猛的闭上双眼,但是下一秒他不由分说按住我,随后俯下身子,一把扯过身后的被子盖在我们两人的身上。他伏在我的胸口上,而我努力抑制住自己的呼吸声。
【James?我进来了?】随着门把手被缓缓转动,我的心跳急剧加速。但是那女人似乎只是站在门口看了看,并未走近,没过多久,她便将门带上离开了。
我长舒一口气,看向胸口的小不点:『刚才,谢谢……』但是他以极快的速度从身侧抽出匕首,左手揪住我的领子,刀锋直逼颈动脉。
【……你是谁?】
我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然后尽量波澜不惊的看着他:『这不重要。』
『我知道你叫James Logan Howlett.』
『我还知道你的伤口愈合速度极快。』
他的动作迟疑了一下,但仍没有放松揪住我的手。
我努力抑制住左手撕裂般的疼痛,伸出右手凝出一朵冰花。
『我们是同类。』
他不可置信的摇摇头:
【我原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的……】
『会有人和你一样的。』我尽量放慢语速,直视他深棕的眼睛:『你会遇到很多人,会有人成为你的朋友,也会有人爱你。』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他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
因为我会是去爱你的那个人。
我在心里对他说。
『Just trust me.』我感觉自己的左手似乎没什么知觉了,我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值得信任。
后来的事,我记得不太清楚了。
听Kitty他们说,我在穿越时间过程中左手的血不知为什么怎么都止不住,后来Logan把我搬回自己的宿舍了。
『……我说我的手为什么这么疼……不过话说回来,我……没干什么失态的事吧?』我整个人窝在被子里,露出一双疲乏的眼睛。
【你?】坐在床头叼着雪茄的男人扭头看了我一眼,信手揉了揉我的头发,我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睛。一个意料之内的温软的吻落在额角。
【当然没有。】
宿舍一角,Logan望着因疲乏睡着的Bobby沉思着什么,嘴角划过一丝笑意。
【我会是去爱你的那个人?】
好极了,我的小伙子。

小Logan的日记片段
今天房间外有一个奇怪的人,其实也不该算是奇怪吧,他跟我是同类。但是他的能力是控制冰,第一次听说我这种人还有同类的存在。
他跟我说了很多事情,但后来他睡着的时候我才发现他身上的伤其实不止一处,也确实伤的不轻。我只好蹑手蹑脚的去外面偷纱布帮他包扎。
好吧,我会负责的。


给朋友的生贺……终于肝完了……不说了我要睡了……2016.11.20.1:40.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