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溺亡于梦境之人。

我想你会喜欢这个颜色的

John呼吸急促的奔跑在校外的树林里,身后传来Bobby焦急的呼喊。
由于人类社会的敌对和迫害,兄弟会与X学院决定并肩而战,但一股新生的名为【Lucifer】的变种人势力出现,他们与人类为敌,但同时也屠杀同类——他们称之为【净化血统】。
【弱肉强食才是这个社会应有的样子,弱者没资格宣告任何事。】
【我们必须采取点措施!】John少见的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我们不能,John……』Bobby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我们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了,而且现在的情况很复杂。』
【哦得了吧!别再为你的懦弱找借口Bobby!】
John在Bobby作出反应前摔门而去。
讨厌你……明明都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不采取进攻……懦弱的家伙,最讨厌了。
他在漆黑一片的树林里徘徊,因为确实也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
『I found you,John.』
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John下意识回身,Bobby以惯有的方式微笑着。
他向John伸出手:『我们回家吧?』
【……我不想跟懦夫说话。】John把头别到了一边。
Bobby似乎是怔了怔,然后,他轻轻叹了口气。
黑暗中,John看不清他的脸。
『……抱歉,John。我应该给你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的……』他复又开口。
【我现在不想听。】John仍然不肯直视Bobby的眼睛。
【你先回去吧。】
Bobby沉默了很久,他在黑暗中站了很久。
他在等他。
最后,他叹了口气。
『……那,你小心。』
他的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Bobby回身离开了John的视线。
又过了很久,John才走回了学院。
大厅里,Kitty和Rogue正低声谈论些什么,她们从未显得这么严肃。
【晚上好……Bobby呢?】John犹豫了一下,先开了口。
【Bobby?……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John的心头一沉,一种模糊的不安感席卷了他的每一根神经。
【我让他先回来了……他不在吗?】
Kitty的面色开始发白:【……他没有回来,我们以为他跟你在一起。】
John少见的开始发抖,他回头大步跑出学院。
Lucifer.
John记得在离学院不远处有一座废弃的大楼。
只有可能是在那里。
他喘息着在那座陈旧的大楼停下脚步。
前门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
【你是Porfessor X的学生?】他挑眉。
【我叫Daniel.】
【我没必要知道你叫什么!】火焰在指尖跳跃着燃起,【把他还给我。】
但是Daniel只是微笑,他歪着头,骨节分明的右手也燃起了火焰。他的火焰在一瞬间吞噬了John的烈焰。
John下意识后退一步,失手掉落打火机,Daniel俯身将它捡起。【小子,你太弱了。】Daniel把玩着John的打火机,随手将它扔到地上。金属和冰凉的地面撞击的声音在空旷的回廊中牵出了无尽的回响。那声音像一柄重锤,直接砸在John的神经上。【你是来找他的?那个玩冰的小男孩?】John已经不再感到寒冷,但这句话像是把他拖入了无边的深渊之中,他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你把他怎么了?】
【不,不,不,不是我,小家伙。】Daniel摇着头。【说真的,那小子是真的很强。本想让他加入我们,但是他死都不愿意啊,所以……】他向前走近一步。
【我们遂了他的愿。】
John的心脏像是被一柄重锤猛的击中,他不住的颤抖起来。
【你很冷吗,小伙子?】Daniel挑眉。【你抖得很厉害。】
【Gil说啊,这么漂亮的小伙子浪费了可惜,所以……】
【我们对他进行了一些小小的【处理】。】
【……你们把他怎么了。】
Daniel并不回应他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在原地踱起了步。
【本来想留着这个的,因为实在是很漂亮——但是你这么喜欢他,那么就给你好了。】
他修长的食指和拇指向口袋里探了探,摸出一样东西,扔到了John的脚下。
【给你了。】
【我想你会喜欢这个颜色的。】
John在看到那样东西的瞬间跪了下去,他感觉自己的大脑控制不住的嗡嗡作响。视线被一层泪水模糊,冷汗从太阳穴流下。
那是Bobby的眼球。
瞳孔仍然是他熟悉的温柔清澈的冰蓝,但是早已失去了生机。
【虽然我一直对他们说,尽量保留着,但是据说眼球防腐很困难啊……最后还是换成了玻璃的。】Daniel的语气里带着惋惜,尔后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走到John的身边俯身蹲下。
【WOW,你在哭吗?】
他用一把钥匙拍了拍John的脸:【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小家伙。】
【好像我吃了你的男朋友似的。】
【走廊尽头的9013房间,兴许你现在去,还能看见活着的他。】
【去找他吧,小子。】
他把那把钥匙扔到地上,转身大笑着离开。
John颤抖的手几乎抓不住那把钥匙,他留意到了不远处的打火机。
他疯子一般抓住了它。
指尖火焰跳跃着燃起,旋即膨胀成一团爆裂的火焰。Daniel似乎并不惊讶,他惋惜的摇着头:【哎呀呀……老是让我当炮灰啊。】他在瞬间被火焰吞噬。
John疾步奔向9013,他的Bobby有可能还活着。
活着被剜去了双眼。
急转回身,John用颤抖的手捏住钥匙,却不小心失手将它掉落,他慌忙捡起钥匙。
沉重而带着铁锈的门被推开,Bobby躺在手术台上。
他闭着眼睛,没有呼吸。
John几乎无法再迈动一步,但是他走过去了。他走到了Bobby的身边。
John听见了自己哽咽的声音:
【……I found you,Bobby.】
眼泪在冰冷的地面上摔得支离破碎。
【我们回家吧……】
【真狼狈啊,小伙子。】熟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John下意识回身,Daniel倚在门口挑眉。
【忘了告诉你我的能力,Phoenix.】
【不死鸟。】
【回去告诉你们院长。】
【今非昔比。】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