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溺亡于梦境之人。

狼冰·梦『生贺一号』

Bobby猛的睁开双眼,瞳孔中满是惊惶。他竭力平复自己的呼吸,胸前却仍是起伏不定。
只是个梦……还好。Bobby习惯性抚过自己心口的位置
【怎么了?】枕边人侧过身子看了看他。
『没,没什么……』被噩梦吓醒这种事说出来也太丢人了吧……
对方下意识躲闪的眼神和不自觉发红的耳垂映入自己深棕的瞳中。轻挑眉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左臂支起身子,男人轻轻将眼前人搂进怀里。
【做噩梦了?】
『……没有。』Bobby别过脸去,试图逃避Logan颇带调侃意味的眼神。【有什么事是你不能跟我说的,kid?】Logan生着薄茧的右手抚上对方腰际。『……!』微凉左手下意识按住男人放在自己腰线上的手。Logan顺势握住他的手。
【你的手很冷。】
黑暗中他看不清他的表情。
『……一直都是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Bobby避开他假想中Logan的视线,眼眸低垂。
【但是今天不一样。】
【你害怕了,kid。】
语气平静的几乎不像是猜想,而是在陈述一个他早已明了的事实。
『……只是个梦。』Bobby最后还是屈服在Logan不容置疑的语气下。说完这句话,他忽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他从未如此直接的向别人解释自己的恐惧,因为他已经习惯了掩盖。Bobby习惯性地往Logan胸前靠了靠:『睡吧。』
对方沉默了很久。
【介意跟我说说吗?】男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入耳,Bobby本想摇头,但不知为何还是开了口。
『很小的时候,我做过两个几乎完全一模一样的梦。』
『我被绑在手术台上,我的家人用生锈的手术刀划开我的腹腔。』
他停顿了一下。
『后来原本缚住我的绳子不知道被什么划破了,我就趁机逃掉了。』
『跑出手术室我才发现,我所在的那栋灰色建筑没有门。』
『我在地下一层,只能往楼上跑。』
『在三楼的转角我遇到了一个人。』
【他是谁?】
一直保持着沉默的Logan问。
『我不知道。』
『但是他带我离开了。』
Bobby略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怎么离开?】
『他拖着我去了建筑物的六楼,刚走完最后一级台阶,我就醒了。』
『后来,没过多久我又做了那个梦。』
『他又带着我去了六楼,这次我走在前面。』
『但是这次那栋建筑物根本就没有六楼。』
『最高层到了五楼就消失了。』
Logan略微皱眉,他能感觉到怀里男孩在微微颤抖。他复又搂住Bobby的肩膀。Bobby异乎寻常的顺从伏在Logan的胸前。
『然后他把我送上了天台。』
『在我快要爬上去的时候,他说。』
『下次别来了。』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如果你再来这里一次,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救你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就已经醒过来了。』
【……那你之后还会做噩梦吗?】
『会。甚至可以说是更常做了。』
『但是再也没人带我出去了。』
两个人都沉默了很久。
长年压抑自己的能力使Bobby逐渐变得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受,在他温和如初阳的微笑背后是终年冰封的恐惧和质疑。他永远只会把他最好的一面给别人,所有的负面阴影自己全盘接受,然后,这些他所恐惧的冰凉就在他的梦境里一遍遍循环,使他无法逃离。
Logan重又把Bobby圈进自己的怀抱中,略微生了薄茧的指腹描摹对方侧脸的轮廓。Bobby顺从的闭上了眼睛。
『Logan。』
『……我很冷。』
对方唇角无意识念出他的名字,随后是一句带着浅浅哭腔的颤抖着的轻唤。
【我在。】Logan低声回应了对方的呼唤,随后吻上了Bobby额头。
这个吻逐渐向下,滑过Bobby闭上的冰蓝瞳孔,掠过他苍白的侧脸,最后停留在他的唇上。一个浅浅的勾勒表面轮廓的吻。
【我会带你出去。】



碎碎念:听说有人问我为什么感觉我的玻璃渣略暗黑风?因为……都是我的梦啊。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