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溺亡于梦境之人。

Rusty Lake Hotel『Bobby Drake视角』

这里应该就是锈湖旅馆了吧……我微眯着眼,抬头看了看眼前这座富丽堂皇的建筑,紧了紧随身的双肩背包,复又低下头读着那张皱皱巴巴,有些泛黄的名片,试图从上面辨认出一些在久远时光中墨迹晕染的字符。『……Rusty Lake Hotel……Mr.Owl……Err……』优雅的花体英文字母只给予了我这些少的可怜的信息。Mr.Owl么……电话里说的好像确实是这个名字……犹豫再三后,我还是轻轻叩了叩那扇古朴沉重的旅店大门。 一名身着黑色西服的男子探出头来,神情漠然,黑发梳的一丝不苟:【什么事?】『Err……我是Bobby Drake……之前你们联系到的那个暑期工……』 【知道了。进来。】他近乎古板的点点头,漆黑如点漆的瞳孔里不带一丝感情。略微闪开身子把大门让出一点空隙,好让我连人带包的挤进去。【跟我来。】我跟在他的身后,偷眼打量旅馆内的陈设。这里明显比一般的旅馆装饰豪华了许多,空荡荡的走廊里摆满了古罗马和古哥特式的家具。话说回来,这座旅馆的外观看起来也不错,为什么要起这个名字? 【你们要去哪?】一声嘶哑尖利的提问将我拉回现实,我一时间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惊诧,不觉后退两步。那是旅馆内那架老式电梯的管理员,他浑身瘦小,穿着一身暗红色的制服,有一对浑浊的黄色眼珠,像一对闪着令人不安光芒的玻璃球,而现在,那对玻璃球的主人正毫不掩饰的用它们紧盯着我。我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试图避开那令人发怵的眼神。【新人,去二楼见Owl先生。】穿着西装的那位先生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回答。管理员僵硬的点了点头,略微移开身子给我们让出了路。我走进电梯,松了一口气。那个人真是太奇怪了……还好不需要继续接受他那令人心里发毛的审视。但我显然是想的太过简单了,在那位接应我的先生走进电梯之后,管理员竟也走了进来。老式电梯内空间狭小,但他似乎并无收敛自己目光的意思。我几乎无法掩饰自己不安的表情,只好挪开视线,假装并没有注意到他正直勾勾的盯着我。 谢天谢地,Mr.Owl的办公室就在二楼。随着电梯铃声响起,我几乎是急不可耐的迈出了电梯大门。这时我才注意到,这座旅馆的电梯铃声也十分古老,似乎还有些沙哑,仿佛……年久失修。【这边。】『啊……抱歉。』那位先生径直走向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房间铭牌上用优雅的花式字体镌刻着『Private』几个字母。工作人员似乎都很奇怪……不会连旅馆的主人也是个怪人吧……这个念头刚出现在脑海里,我便无奈的笑笑,摇了摇头。真是……怎么会有人比我『怪』呢?双拳无意识的紧握,似乎是想要掩盖什么。 出乎我意料的是,在这所似乎侍者都是些怪人的旅馆中,旅馆主人Mr.Owl倒像是正常了许多。他微笑着起身,随意搁下自己手中的钢笔:【你就是Drake么?】『是的。』我点了点头,略略松了口气。【欢迎你,小伙子。】他起身轻轻推开红木扶手椅,绕过那张华丽的桌子向我走来。我愣了一下,赶忙伸出右手。但是他避开了我伸出的手,直接给了我一个拥抱。【欢迎你来到锈湖旅馆。Bobby Drake.】 【你的房间在一楼的尽头,这是钥匙。】Mr.Owl松开我,在我还未来得及收起的右手手心放上一把黄铜钥匙。【那里有扇很不错的大窗户,视野很好,我想你会喜欢的。】他在我肩膀上轻轻捏了一下,复又拍了拍我的背笑道:【你的制服我已经叫人放在床上了,记得穿上,明天可是有客人来的。领你来的先生是Corvus——你可以叫他Corbie.管电梯的那位是Chiroptera,你也觉得长对吧?叫他Bat就好。希望我们能和你相处愉快,Bobby.】他又俯身对着我笑了笑,花白的头发随着他点头的节奏动了动。 又经历了一遍管理员Chirptera那几乎令人窒息的注视,我打开了那扇暂时属于我的房间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扇拉上的窗帘,窗边摆着一张小桌。窗帘是厚重的深红色天鹅绒,手感柔软。我拉开窗帘,坐在床上看着天边的夕阳。Mr.Owl看起来是个和蔼的人,至于Corvus和Chirptera……应该只是表面的不好相处吧?不知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这家旅馆似乎并没有表面的那么平静。是我想太多了吗……夕阳一点点下沉,将满湖的冰凉染成铁锈的颜色。 随意揉乱自己的金发,我向后仰躺在松软的床垫上闭上眼睛,真希望明天的工作能顺利啊…… 变相安利Rusty Lake Hotel这款游戏『其实Cube的每款解谜游戏都超好玩』,这篇文的剧情大体上跟游戏走,应该会有后续,但CP观暂时未定√有脑洞的小伙伴可以评论哇。求评论√

评论

热度(7)